永不消逝的传销:宣称“有国家支持”、“月入百万” ,不惧警方查处

2020-08-26 17:52

反传销先生讯:目前在网络传销领域,“消费类传销”仍占主导地位,这种方式虽然传统,但因与生活息息相关,依然有着广阔市场,涉及的商品也五花八门。

  在相亲网站上认识乔军后,李雯只和他见了一次。两人最终没成为情侣,李雯却被乔军发展成网络传销下线,并损失了50多万。

  李雯加入的网络传销平台名为“国际千禧指数”,要想成为这个APP的会员,必须要先进行投资注册,会员一共5个档次,从一星到五星,每个级别的投资额度都不相同。其中一星3500元、二星7000元、三星21000元、四星35000元、五星70000元。

  李雯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该平台的收益分静态和动态两种。所谓静态收益,是平台根据会员级别,按一定比例分配给“原始股”,每三个月拆分一次,经过三次拆分后,便可挂在平台上叫卖。会员也能卖掉多余股份,变成自己账户中的积分,然后允许提现。

  而动态收益的传销特征更加明显,参与者发展一名下线加入,就可获得投资额6%-10%的奖励,根据发展人数不同,可以获得“领导奖”、“对碰奖”、“见点奖”等。整个运作模式,实际就是靠不断拉人头获利。

  在乔军“结婚”之名的哄骗下,李雯先后拿出50来万买了多个会员,当她发觉自己卷入网络传销后,乔军不仅没有退款,还将“未婚妻”拉黑了。

  “这个平台的服务器在柬埔寨,团伙在今年4月被判刑了,可我的钱还没拿回来。”李雯表示,因为乔军不是管理层,落网名单中并没有他。

  眼下,作为网络传销受害者,李雯已不抱希望将钱要回来了,她深知在复杂的互联网世界中,自己的维权难度有多大。

  

  被打掉的网络传销团伙。

  疯狂的消费类传销,宣称有“国家支持”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在网络传销领域,“消费类传销”仍占主导地位,这种方式虽然传统,但因与生活息息相关,依然有着广阔市场,涉及的商品也五花八门。马伟就是一名“红酒传销”的受害者。

  从事房地产行业的马伟平时钟爱红酒,朋友向他推荐了一款有关红酒的APP,该平台名叫“GO领商城”,但与酒水毫不沾边,里面内容全部涉及投资。

  马伟的朋友说,要想成为会员,只要在平台上购买一瓶红酒就可以,然后能参与“尊享理财”、“尊享股权”、“领导分红”、“团队津贴”、“小排位”、“大排位”等投资模式。

  

  “红酒传销”骗局。文图无关

  一开始,马伟没想投资,但面对不太景气的地产业,他也想着赚些外快。于是,朋友给他发了一个邀请码后,他的投资之旅便开始了。因为刚入行,他先选择了最初级的“尊享理财”,投资模式、收益也分静态、动态两种。

  其中,静态收益是,往账户中投资10元钱,每6小时返7元,每天返2次,分红能得14元,一天内出局;如果投资30元钱的话,平台会在7天内返42元分红,7天后出局。且一个账户只能玩一次,如果还想继续,只能注册新账号。

  动态收益则比较简单,就是让马伟去发展下线注册会员,如果下线投资了,马伟可从下线一级代理身上提成10%、二级代理提8%、三级代理6%,以此无限类推。

  做了几天后,马伟觉得挣钱太慢,又去尝试了“至尊股权”。在这个模式中,马伟的静态收益是投多少送多少,比如,投50元送50元,投10万元送10万。动态收益仍是从每个分级代理那儿得到提成。

  但马伟除自己投了几千块外,一个下线也没拉到。家人说这是传销,可他已经着魔了。

  后来,马伟还去做了“领导分红”,在这个模式中,如果能发展下线,便可成为团队领导,不仅能拿到直属团队分红,还能拿团队发展的提成。

  马伟告诉记者:“我能拿一代5%,二代4%,三代3%,四至七代2%……”可由于这个算法过于复杂,该模式只运营了一周,网络就瘫痪了,并被迫停止。

  见状,该团伙又推出“团队津贴”模式,APP会员每推一人可获2元奖励,二至三级团队发展一个下线奖励1元,四至九级团队发展一人奖励0.5元,十至十二级的话,每拉来一人奖励0.2元,只要佣金累计到100元时,就可领取。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实施过程中,这个模式也因技术难度大,就统一更改为,无论几级代理,只要发展1人,原始推荐人都能得到1元奖励,但仍有很多人算不清数额。

  后来,“GO领商城”APP还研发出“小排位”和“大排位”模式。

  参与“小排位”投资的会员,要购买一瓶188元、588元或988元的红酒,然后按顺序和金额,在平台上占据对应排位。这样,他可以从每个发展的层级会员中,获得20元提成。

  “大排位”则是,投资人要买一瓶2688元的红酒,占据排位后,从每个与自己有关的会员身上,获得150元提成。

  马伟深深陷入这些迷幻数字中,先后投资了100多万。“无论哪种模式,只要发展不了与自己相同金额的下线,本金不能退还”。马伟说,“正因如此,我没发展下线,投资都被套牢了。”

  据马伟介绍,在多位投资人举报下,“GO领商城”最终被打掉了,“他们共发展了42.6万多下线,吸纳传销资金8.8亿余元。”后来他才知道,大家享受的分级提成和模式各不相同。

  实际上,在消费类网络传销中,保健品才是最大市场之一。不久前,《凤凰周刊》记者通过他人介绍,联系上了广西南宁一款“螺旋藻片”的网络传销代理赵经理。

  赵经理说,投资模式很简单:“就是推荐别人注册账户,购买螺旋藻片拿奖励。”如果是新手的话,他推荐先做三级代理。

  

  “螺旋藻片”传销。文图无关

  “你推甲,甲推乙,乙推丙,甲就是你的一代,你能拿到甲消费额16%的提成,乙是你的二代,能拿他5%奖励,丙为三代,能拿8%。”赵经理说,“如果能追加投资的话,最多能做到15层,然后成为全国董事,每天收入过万元。”

  而所有操作都在网上完成,“这就是日常网络购物,总不能不让买吧!”赵经理说,他们常举办线上、线下交流会,很多人都因此走上了“致富路”,隔三差五有会员买“宝马”。

  这种“分级代理”的网络传销,在被屡屡打击后,组织者只是稍微有一点点收敛。更有甚者,开始将该模式演变成“社交电商平台”,主要手法是,让参与者从所发展会员购买的商品中,得到相应比例佣金。知名的有“美食买手”、“环球捕手”等平台,均是这类模式,受骗者以中老年人居多。

  据多个公开信源显示,我国网络传销,最早起步于2010年。浙江亿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后,开发了一个名为“万家购物”的网站,采用传销手段,在全国发展了200万个下线,涉案金额240.45亿元。该公司被指带来了网络传销的第一次大爆发。

  与此同时,还有个名为“太平洋直购网”的平台,也打着电子商务名义,发展下线会员690万人,收取保证金38亿元。

  

  广西百色警方破获的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涉案金额超8亿元人民币。

  这两个平台的“成功”,很快激发了传销界,大家纷纷将传销转到线上。

  

  广东摧毁多个网络传销团伙

  到了2013年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有一句话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这个规定被很多人当成合法的“挡箭牌”。其实,上述意见中还有一段话:“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但实质上属于‘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传销活动”,应当依照刑法定罪处罚。

  很多网络传销组织者刻意断章取义,宣称是“国家支持”,不少人因此上当。

  “区块链虚拟货币”传销,用“矿主”发展“矿主”

  近两年,在社交电商传销蔓延的同时,各种虚拟货币、代币类传销也开始泛滥。2019年,江苏盐城警方先后破获了“WoToken”、“PT”、“plustoken”三起重大虚拟货币类传销案件,危害面之广让人咋舌。

  

  “区块链”也成为传销噱头。

  其中,“WoToken”传销发展了71万余会员,涉案资金70余亿元;“PT”发展了290余万会员,涉案金额400余亿元;“plustoken”发展会员200万左右,会费超过13亿元。

  虽然问题突出,可在全球化信息高度发展的当下,虚拟货币传销很难彻底杜绝,其在网络平台上的蔓延与传播已经非常普遍。

  在一个名为“虚拟货币传销受害者”的群里,记者联系到了徐元,他之前被人带进一个名为“第一世界数字金矿”的网络虚拟投资平台中,“直接投人民币就行,投了就能成为‘矿主’,其实就是下线。”

  成为“矿主”后,徐元还接受了现场讲解、网络群组、QT语音等培训。和大多网络传销一样,虚拟货币传销也分为静态、动态两种收益,要想获得更多收益,只有不断发展新“矿主”(下线)。

  而“矿主”之间按推荐关系,会组成上下级关系,平台号称会依据制度计算收益,而“矿主”在发展新人过程中,并无实物交易。徐元说:“就是让新人从上线或主管那里购买对应的虚拟货币,然后进入自己的账户。”

  也就是说,所谓的收益部分,要通过新“矿主”购买虚拟货币后才能变现,简言之,不发展新人的话,无法得到收益保障。

  据徐元掌握的资料,直至案发,他所在的“第一世界数字金矿”平台中,已有7.2万多名“矿主”,层级超过了60层。

  不久前,记者的邮箱也收到一则虚拟币投资信息,一个自称王总的人说,他所在的北京公司正对外发行名为“金币”的虚拟货币:“发展前景极好。”他还在朋友圈中,高密度发布了有关信息。

  

  网络传销团伙的话术资料。

  “你购买100个以上的币,就能成为会员。”王总说,入会必须由上线推荐,他愿意做推荐人,“交钱后,我们把币拨付到你账号中,并帮你完成APP平台注册。”

  王总随后谈到,新人成为会员后,便具备了发展下线的资格。为了激励发展下线,公司也使用静态、动态奖励销售机制,“静态的话,是通过账户中冻结的币量,享受相应的奖励。动态则分推荐奖、算力奖、管理奖和福利奖等。”

  不过,后期要提现的话,需花数千元从公司购买一台P0S机,“我们在全国发展了300多级会员了,有近7万名下线。”王总得意地说。

  眼下,除了打着“虚拟货币”名头外,还有团伙打着“区块链”名义发展传销。据河南南阳籍的周平介绍,他就被浙江集呈科技有限公司的“新零售人工智能区块链”骗入过传销组织。

  

  虚拟货币传销正在泛滥。

  周平对《凤凰周刊》记者说,要想投资这个项目,必须要先购买公司的“君、王、帝、尊”四个不同等级的网络会员卡,“还鼓励我们发展下线,按照顺序和层级,将会员的会费和消费,作为返利依据。”

  该“区块链”项目的君卡为365元、王卡3650元、帝卡19800元、尊卡59800元。而会员的开卡资金不能直接给平台,需先转账给推荐人,推荐人再转给上级推荐人,逐层转到“团长”那里。“团长”再逐层往下分配积分,1个积分相当于1元人民币。

  “每个级别的会员享受的优惠不同,一层18%,二层12%,三层6%。”周平说。

  为了规避风险,周平加入的组织,会把奖金直接转到会员账号上,会员通过操作APP系统自行提现。另一个办法是,直接提现到该公司开通的“交易所”,用于购买虚拟币。

  公开资料显示,近两年公安部门已经破获了多起“区块链”与“虚拟货币”的传销案,但在社交网络中,这类现象仍在继续。

  

  宁夏侦破的特大网络传销案现场。

  8月16日晚,在一个有关白酒的群中,记者注意到,还有人在发布“剑南春白酒数字平台(A网)”和“绵竹老窖区块链项目(B网)”的传销投资信息:“高额返利,欢迎推荐会员。”

  

  网络传销与传统传销是一个娘胎里双胞胎。

  “走路”、“看视频”也能赚钱,不惧警方查处

  虚拟货币传销虽然忽悠了很多人,但因模式和概念比较复杂,很难吸引更普遍的大众。于是有团伙将虚拟币模式进行了升级,然后“走路能赚几十万”的“趣步”类APP应运而生。

  2018年上线的“趣步”宣称,在一分钱不投入的情况下,只要每天揣着手机、打开软件走3000步,就可在一年后获得55个虚拟货币“糖果”,每币价格为100元,拉人头的话,可以呈几何状赚钱。

  不过,在2019年10月,“趣步”和它的运营方——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行为,被长沙市相关单位立案调查。

  

  被警方打掉的“趣步”传销APP。

  “趣步”从问世到爆红,再到被立案调查,只用了一年时间。官方称,这款APP坑害的用户数量超过2000万人。

  在“趣步”出事后一个多月,2019年11月,浙江秘乐魔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这家注册资金5000万元的公司开发了一款名为“秘乐魔方”(目前已更名为秘乐短视频)的APP。

  该公司还号称是国内首家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场景的科技企业,“公司通过先进的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实现最为有效的贡献者分配奖励及短视频智能分发模式,使平台用户的行为价值化、参与透明化、奖励公开化。”

  而“秘乐魔方”的噱头是“在家看视频就能赚钱”,“和讯网”显示,其会员已近5000万。该平台引起广泛的传销质疑。

  

  “秘乐”短视频涉嫌传销。

  在微博上,很多“秘乐人”发布着招募下线的广告,《凤凰周刊》记者与一名叫陈奇的成员联系后,对方先让新人注册APP,并发送来一串邀请码,“没这个码无法注册,且需要实名认证。”

  陈奇说,一分钱不用投资,每天只看5分钟视频就可以了,会有6元至9元的福利,“超过5分钟也没用。”平台里的内容则非常丰富,不仅有短视频、直播、商城,还有广告、生态和区块链,和“抖音”、“快手”内容并无太大差异。

  相比“趣步”的“走路就能月赚十几万”的宣传,“秘乐”宣称,“看视频月入百万上不封顶”。这个钱是怎么计算的?陈奇道出了他们的规则。

  首先,实名注册认证后,平台先赠送15颗“秘豆”,每天刷5分钟小视频后,32天可产出15颗,够10颗兑换红色“铭文”提高产量,但这个时候月入只有几百元。

  所谓“秘豆”是秘乐公司在APP中设置的虚拟币,数量决定着收益。要获得“秘豆”有三种方式:1. 观看视频,但效率低下;2. 发展下线;3. 直接购买,不过需要花钱。

  

  “秘乐”短视频的“秘豆”

  所以,更多人选择发展线下。陈奇说,每推广1位会员,奖励0.5颗秘豆,“你的会员继续发展会员,你能从下线所有会员中获得5%奖励。”如果能推广15人,平台会赠送一张13颗“秘豆”的红色铭文,享受全网置换手续费10%分红,月入三千元至五千元。

  发展20人的话,能享受全网置换手续费17%分红,月入1.5万至3万元;发展30人,培养两位直推一星,上二星达人平台赠送一台1330枚绿色铭文,享受全网置换手续费15%分红,月入3万至8万元。

  最顶级的是,发展50人,团队活跃度达到10万的话,“再培养两个直推二星,上三星平台赠送一台13500枚蓝色铭文,享受全网置换手续费8%分红,月入30万-60万元。按照陈奇的说法:“继续发展的话,每月收入就能过百万。”

  另外,依据“秘乐”的规则,会员要想升级,就必须无限发展下线,只有各个层级之间产生活跃度,才能进行置换和提现。

  “秘乐”一负责人在一个群里表示:“如果不能置换,就说明你的活跃度是0,等级太低。”

  而“秘乐”用户等级分为5级,每邀请一人注册并实名认证增加50点经验值,邀请4个可升为2级,依此类推,邀请100人可升为5级,每级获得的打赏和手续费都不同。

  “秘乐”团队的人员,几乎每天都在群里发送各种“成功案例”。一旦有人质疑其平台涉嫌传销,就会有人转发秘乐公司的相关公益事业。例如,近期他们给南方一些发生洪灾的城市捐款捐物,还特意标注是官媒报道。

  今年8月初,不少“秘乐”会员在群里询问是不是被公安部门查处了,有关人员坚决否认。8月13日,有“秘乐人”在群里说,公司是在配合国家8个部委对短视频平台的整顿:“包括扫黄打非,以及引导行业符合国家主流价值观,不要听信外界谣言。”

  而记者近日从杭州警方证实,“秘乐”运营公司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正由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进行侦查。8月14日,“秘乐”社群中又传出一则消息,平台将恢复正常,其发行的“秘乐宝(MLB)”也要上线“xcoinx”交易网进行交易。

  其实,“秘乐宝(MLB)”是该公司自己的平台发行的。而且,“MLB”代币合约显示,其合约在2020年8月13日才创建。

  看着大家并不相信“秘乐”要出事,8月16日,有团队管理者称:“这个坎儿让我看到了大家的团结,好多画面让人特别感动,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记者询问一些投资者,对方称没什么可担心的,并建议记者看看2018年拍摄的电视剧《创业时代》。这部剧讲述的是,一个软件工程师研发手机软件走上创业之路的故事。但有观众在网上留言称,剧里不少桥段与“传销”和“洗脑”有关。

  

  不相信公安的“秘乐”会员。

  其中,由周一围饰演的罗维常被网友吐槽。例如在第43集中,罗维带人到“秘密基地”开发软件平台做动员时,弹幕纷纷飘出传销质疑。

  “我又没损失,公安查了又怎么样呢?”一位“秘乐”会员反问道,“你听说过那句话吗?每个创业者都是一个传销者,都是一个疯子”。简单蓝色名片.png

  【版权声明】著作权归凤凰WEEKLY财经独家所有,侵权删。